东南亚历史

您的位置:主页 > 东南亚历史 >

曾皙怎么读,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莫春者的莫读音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1-04-10 14:37浏览次数: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莫春者的莫读音是什么子路、曾晳(zēng xī)、冉(rǎn)有、公西华(huá)侍(shì)跪。子曰:“以吾(wú)一日宽(zhǎng)乎尔,毋(wú)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闻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shèng)之国,摄(shè)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jǐn);由也为之,比(bì)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shěn)之。

曾皙怎么读,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莫春者的莫读音是什么

“欲,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欲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yuè),以俟(sì)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fǔ),愿小相(xiàng)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kēng)尔,舍内(shě)瑟而作,e69da5e6ba907a686964616f31333339666130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zhuàn)。”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什(mù)春者,春服既成,冠(guàn)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yí ),风乎舞雩(yú),咏而归。”夫子喟(kuì)然忘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有,曾晳后。曾晳曰:“夫(fú)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想,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yú)?福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惟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读书了子路 曾皙 冉有 公西华侍坐实在孔子是怎么样的老师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先自《论语•先进设备》,是一篇体现孔子和他的学生谈论理想志趣的语录体散文,具备浓烈的文学色彩。因为文章记录了2500多年前孔子师徒五人的谈话,内容牵涉到到大量孔子如何教育学生的观念及方法,因此,我们几乎可发把它当成是一篇教学故事或教育杂文来读者,通过品味师生语言,留心细节叙述,研习行文内容,可以从一个侧面了解到孔子作为老师所独具特色的教学理念及教育方法。现融合文章内容稍加分析。(一)循循善诱,因材施教。孔子教育学生不倚老卖老,不居高临下,不盛气凌人,而是展现出出有一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姿态,他和颜悦色地对学生说道:“以吾一日宽乎尔,毋吾以也。”意思是你们不要因为我的所纪比你们稍长一点就不肯说出,你们大可不必紧绷,也须顾忌,随心所欲,大胆直言,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想要怎样说道就怎样说道。从这里我们看见了孔子的教学习惯,那就是公平、民主,朋友式的对话闲谈,不不存在年龄、辈份亲疏之别的疑虑,学生当然不愿在一种人与自然、民主的氛围里畅所欲言。孔子又说道:“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闻尔,则何以哉?”孔子的设问灵感很有意思。首先,他看穿学生心理,告诉学生平日的所思所想要,所言所语,有可能是他的学生一个个才华卓越,志向远大,但是没有人器重、器重他们的缘故,所以才对牢骚满腹,怨声载道,大忘世道不公,这种展现出当然不合乎孔子的“君子”标准,孔子曾说道过“不患人之不己知,患知道人也。”“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孔子正是逃跑这种现状设问,一回答就回答到了学生心坎里去,“如或闻尔,则何以哉?”学生当然不愿在老师面前谈及自己的理想志向、情操志趣,一来因为自己显然饱读诗书,才干超绝,二来也因这这份理想志趣,幸积于心,再一有机会一吐为快。由此可见,孔子对学生知根知底,巧于设问,擅于灵感,教育具备极强的针对性。这种扎根现实,看穿心理,循循善诱,灵感引领的教育方法对于我们贯彻实施新课程改革毫无疑问是有最重要救赎意义的。 学生的性情习惯、个性心理非常丰富简单,多种多样,孔子的教育不是千篇一律,空洞说教,而是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方法灵活性多变而又风趣诙谐。《侍坐》章中所记述的孔子的四个学生志趣有所不同,性情各异。子路能力高强,才华超群,志向远大,热情满满,可是出言不逊,莽撞冲动,骄狂固执,孔子只以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哂之”来评价,认同学生的才能和实力,又含蓄地抨击了他的说出冲动,从不谦虚的态度。冉有和公西华两个学生都谦虚谨慎,坦荡诚恳,说出保守自抑,态度顺服真诚。两人性情有所不同在于,冉有说出行事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有点畏首畏尾,顾虑重重的意味;公西华说出则口气敦厚,措辞庄重,体现聪明,听得他说出甚有一种“言者释然,闻者陶然”的感觉。孔子对他们两人的谈话没当面评论,而是待其回头后,在曾皙的质问下,才公开发表观点。“唯求则非邦也与?福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非邦也者?惟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同义五个质问,充分肯定两位学生的治国安邦的政治才能,也传达了自己坚信学生,称赞学生的兴奋而自豪的心情。实质上,孔子这一番认同和称赞目的乃在于给佩服过分、热情严重不足的冉有、公西华以很大的希望和鞭策,毕竟细心的曾皙不会把孔子的激越评价转达两位同学吧,也可以应验,当冉有、公西华获知老师对自己的期望和告诫时,该有多么兴奋、高兴。孔子就是这样,对骄狂轻视的子路,含蓄抨击;对谦虚过分的冉有、公西华则直白希望。曾皙最后一个讲话,他用充满著诗情画意的语言刻画了他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和生命情趣,展现出出有一种淡泊名利,清静无为,逍遥自在,无忧无虑的性情。回应,孔子喟然长叹,深表赞成,因为,曾皙刻画的清风沂水、性天风月的生活犹如孔子壮志行刺,英雄无路的潦倒心态。这是一种“知我者曰我心恨,知道我者曰我何求”的喟叹,也是一种心灵回响,志趣相投的评价,毕竟作为学生的曾皙听过老师的评价之后也不会感叹嘘唏吧。四个学生,四种理想,四种性情,孔子因人而异,因势有所不同,分别以有所不同的评点(或语言、或表情、或感慨、或质问、或必要、或含蓄)来教育学生。这次师生闲坐聊天,可以说道是孔子“因材施教”的典型范例。 只不过《论语》中这样的事例很多。有一次,子路问孔子:“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回答:“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回答‘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欲也回答‘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妄,敢问。”子曰:“欲也弃,故入之;由也兼任人,故弃之。”(《论语•先进设备》)子路和冉有向孔子求教某种程度一个问题,但孔子的问却因势而异,因人有所不同。子路性情勇气、卤莽,爽直、正直,孔子告诉他不要骁勇过头而有生命危险,应当考虑到还有年老的父兄在。冉有的不道德软弱,谨小慎微,一事当前,恣意讲究谦虚,自叹不如,孔子希望他刚毅勇气,大胆行进。灵感引领,通情达理,这就是孔子的教育,针对各不相同的人的个性心理的有所不同,分别展开有所不同的教育。这种“因材施教”的意义在于认同学生个体的独特性,需要较好地增进学生个体身心健康的人与自然发展。 (二)兼容并蓄,希望个性。西哲有言“世上没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人也一样,有所不同生活经历和文化背景的人具备有所不同的性格气质、爱好和理想诚信,作为教书育人的老师在评价实地考察学生时,切不可以己度人,千人一面,千部一腔,更加不能死抠条条框框,对学生求全责备,要有一种兼容并蓄,百川纳海的壮阔气度,认同学生丰富多彩的个性特征,采纳并解读种种个性差异,通过科学引领促成学生的个性朝向大力身体健康的方向发展。孔子就是这样教育学生的。四个学生,可以说道有四种理想,子路以勇治国,冉有以富治国,公西华以礼治国,曾皙以美治国,这些点子不几乎相符孔子的理想标准,但孔子没对他们展开非常简单的认同和驳斥,更加不根据自己预设的标准或偏私爱好来评判学生,而是尊重采纳,大力认同,并不夫分寸地称赞、希望。这从《侍坐》章结尾一段的评点可以看出。不管就是指政治国的子路、冉有、公西华,还是隐士寓居的曾皙,孔子都是大力的评价,对曾皙是感同身受的解读,对冉有、公西华则极力称赞,希望他们大展宏图,对子路则是认同其才能当中有所抨击。孔子的理想与学生的执着认同有所不同,但他需要多元文化并希望学生们或许矛盾的理想执着,这就是孔子的胸怀,这就是孔子的个性教育。再有,文中写道了子路讲话的一个很差的习惯,自负、冲动、口无遮拦,不假思索,狂傲无[礼,孔子对子路的莽撞展现出一语不发,只意味深长的大笑了一下。我们可以所述,如果孔子对他的性格特点、个性习惯所持驳斥态度的话,那么这些年来,子路应当有所发散,四个学生中就他追随老师的时间最久,但他没一点转变,这否告诉他我们,孔子并没让子路转变自己的性格,还是非常认同子路的,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子路才能我行我素,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还有曾皙,孔子和其余三个学生在谈话时他却在“鼓瑟”,这不会会影响别人呢?当然会,如果曾皙鼓瑟睡觉了孔了和其余三个弟子的谈话的话,那么孔子认同不会阻止他这种不道德,我们需要想起的是,曾皙讨厌音乐,也许他的弹奏是想要为师兄师弟们闲坐聊天图形气氛呢!(是不是有点类似于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里的乐队演奏?)他的所作所为超逸豪放,与众不同。孔子没阻止他,更加没抨击他,是不是孔子也配置文件了他这种嗜好和习惯?从“子路率尔对曰”到“曾皙鼓瑟而谈”,我们明晰看见了孔子对学生性格特征和爱好的解读和尊重,采纳和希望。这种认同个性,多元文化个性,认同个性的作法觉得有一点我们做到教师的自学。 (三)自律互惠,器重学生。孔子有为教育之道,教育学生的方法也多种多样,其中,他十分侧重引领学生展开自我教育,互惠教育。子路公开发表了一通慷慨激昂的豪言壮语之后,我们很久没听到他说什么,我们看见了孔子“哂之”,我们听见了孔子抨击他“为国以礼,其言不想”,子路到底如何看来老师的体现呢?或许他不会从老师的微小表情觉察到什么。更加有意思的是,与子路的骄狂轻视、壮志凌云构成对比的是冉有和公西华两个师弟的言语态度。冉有说出谦虚谨慎,小心翼翼,公西华则谦虚机智,情真意切。这两个师弟的展现出与子路恰好忽略,也许从这种实实在在的对比中,从老师意味深长的“哂之”中,子路应当躬身自省,明白些什么吧。孔子就是这样,不多说道一句话,更加不以致于抨击、无礼,而是引领学生讲理想,谈e799bee5baa6e59b9ee7ad9431333337386563志趣,让学生在互相交流中,在老师不经意的似乎中,明白自己的行为习惯、礼仪学识应当如何定位和规范。孔子用冉有和公西华的谦虚保守来教育子路,也用子路的掸邦热情来希望冉有和公西华,这种用心良苦的活动(谈话)决定的确反映了孔子教育智慧的精致和深刻印象。 通观《侍坐》全文,我们找到,孔子对学生讲理想,讲志趣,除了对子路“出言不逊”略为有反感之外,基本上都是认同学生,坚信学生,希望学生,甚至为学生有远大理想,高雅志趣而深感难过、自豪,这让我回想了现在于是以风行的“器重教育”,孔子是不是也是在做“器重教育”呢?我看是的,《侍坐》章结尾一段反映得非常明显。对子路,孔子充份坚信他的雄才大略和极强实力,对于冉有和公西华,孔子同义五个反问句来评价他们的理想,坚信他们治国安邦,力堪重任,尤其是对公西华,孔子说道“赤也为之小,孰得为之大?”这不就是老师骄傲地赞不绝口学生吗?他指出公西华知书达理,娴于礼乐,几乎远超过了一般人,他不担任治国重任,更加与何人呢?对于曾皙,孔子则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和解读。融合前面的分析,我们完全可以说道,孔子总是车站在学生的角度上,为他们的未来坚信,培育他们较好的个性,坚信他们的才华和能力,希望他们一试身手大展鸿图,而对于他们的严重不足和毛病,又总是直白含蓄地抨击教育。这正是孔子“器重教育”的思想精髓啊,感激孔子!中国古代最最出色的教育家,他用自己的言行风范为我们今天如何当老师上了十分精彩的一课。 《侍坐》章是记人言志的文学作品,堪称展出孔子师徒教育思想、教学观念和教育方法的教育杂文,我们几乎可以从更好改版的角度挖掘出很多精致的教育思想,作为语文教师,读书作品,想要孔子,思学生,反省自己,我们几乎可以对比古圣先贤的教育经验而取得很多很多。“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什”的读音是什么?读音是:[mù]熟读课文用自己的语言,形象的叙述曾皙的话,说道说道这种生活的魅力在哪  人生从某两个角度来看,是两个有所不同的转折点。有的人指出人生是悲剧是悲惨是快乐的结局甚至让自己没生子的期望,又有些人指出人生是新生的小草,湛蓝的海洋,有误他们都具备最美好的生命力。有的人对人生的态度是希望,有的人对人生的态度是苍茫。对有些人来说人生既是一种幸福又是一种苦恼。既是一种快乐,又是一种悲剧。  人生快乐是什么?是金钱,名利,地位?不,都不是。人生的快乐是你为所事努力奋斗一生的,那才是你人生的快乐,居里夫人就是一个最差的比例,当她找到镭后本能沦为一名富翁,可是在她的人生中,她却作出了一个巨变,她没申请人镭的专利而是默默无闻的为科学作出贡献他全心全意投放事业,视名利为粪土,这就是所谓的淡泊名利,他埋头工作,为科学事业奉献给了她的所有,在居里夫人显然,她的一生是为科学作出贡献,为人类作出贡献。  人生悲剧又怎样?它不会使人失守,不会使人恐惧,不会使人没生子的期望,我曾多次看完许多的感文,上面为人收到e79fa5e98193e4b893e5b19e31333337383865感慨的有许多,有人说道:“我的人生如此凄惨,没什么快乐没什么幸福。”还有人说道:“我的人生有如一张茶机,上面摆放了悲剧(杯具)!又有人说道:“我的人生有如一段频障上面的模糊不清刻着伤痛和悲伤。”这一类类的众说纷纭都收到了他们各自对人生的感慨及评价。  正确看待人生就是要我们去体验人生,去感觉人生,去从有所不同的角度观察人生,所以对人生的态度就多方面的去辨识。去思维。我曾上过一种缪想要,指出人生就是快乐。幸福,可是后来却告诉拢了,这只是我个人的人生观。哪个厌?哪个艺?仅有靠个人的主观去辨别,并没一定的标准。  不应此我为人生收到感慨:“人生怎样?幸福而悲伤!人生又怎样?快乐和沧茫!“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中“侍坐”怎么解读?曾参的“参”读音是什么?谢谢!侍坐:陪侍长者闲坐 (这里是陪侍孔子坐着的意思)岑参的“参”读shen一声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朗诵子路、曾晳、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宽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闻尔,则何以哉?” 子路、曾晳、冉有、公西华陪伴(孔子)坐着。孔子说道:“不要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一点,就不肯谈了。(你们)平时经常说道:‘没有人理解我呀!’假如有人理解你们,那么(你们)想怎么做呢?”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子路连忙问说道:“一个享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垫在大国之间,再加外国军队的侵害,接着又碰上饥荒;如果让我管理这个国家,等到三年功夫,就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战,而且还懂做人的道理。” 夫子哂之 孔子听得了,微微一笑。“欲,尔何闻?” “冉求,你怎么样?”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欲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冉求)问说道:“一个交错各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国家,如果让我去管理,等到三年,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裕一起。至于济世礼乐,那就只有等候贤人君子了。” “赤,尔何如?” “公西赤,你怎么样?”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小相焉。” (公西赤)问说道:“我不肯说能做什么,只是不愿自学。宗庙祭拜的工作,或者是诸侯会盟,朝见天子,我不愿穿著礼服,戴着礼帽,做到一个小小的赞礼人。” “点,尔何如?” “曾点,你怎么样?”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曾点)弹瑟的声音慢慢稠密下来,铿的一声,拿起瑟直抱住来,问说道:“我和他们三人的才能不一样呀!”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孔子说道:“那有什么关系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231626236呢?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曾点)说道:“暮春时节(天气和暖),春天的衣服早已穿著了。(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到沂河里睡觉,在舞雩台上吹吹风,唱着歌回头回家。” 夫子喟然忘曰:“吾与点也!” 孔子长叹一声说道:“我是赞同曾点的点子呀!”三子者出有,曾晳后。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路、冉有、公西华都过来了,曾晳最后回头。曾晳回答(孔子):“他们三个人的话怎么样?”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孔子说道:“也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曾晳)说道:“你为什么大笑仲由呢?”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想,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福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惟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孔子)说道:“管理国家要讲理让,可他的话却一点不谦虚,所以大笑他。怎么会冉求所谈的就不是国家吗?怎见得交错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怎么会公西赤所谈的不是国家吗?宗庙祭拜和诸侯会同之事,不是诸侯的大事又是什么呢?如果公西华不能给诸侯做到一个小的赞礼人,那谁能来做到大的赞礼呢?” 子路——管理“千乘之国”,“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冉有——管理“方六七十,如五六十”的小国,“可使足民”,不过“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公西华——在“宗庙之事,如会同”时,“愿小相”。 曾皙——“莫春者,春服既成……咏而归。” 子路:直率——哂之 冉有:佩服——忘之 公西华:更加佩服——惜之 曾皙:豪放——与之参考资料:http://www.paiai.com/yiwen/gzx/x1/200607/3182.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57-16097667

  • 移动电话15258657369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富阳区程平大楼93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