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历史

您的位置:主页 > 东南亚历史 >

明朝三大宦官之一刘瑾的故事,刘瑾是什么样的人?

发布日期:2020-12-20 14:37浏览次数:

明朝三大宦官之一刘瑾的故事,刘瑾是什么样的人?

明正德年间,民间流传一句俗语,说道当今有两个皇帝,“一个跪皇帝、一个车站皇帝,一个朱皇帝、一个刘皇帝”。跪皇帝、朱皇帝是指明武宗朱厚照,车站皇帝、刘皇帝所指的又是谁呢?他就是明朝三大宦官之一——刘瑾。一个地位低贱的太监何以如此权高位轻,权比皇帝呢?刘瑾,兴平(今科陕西)人,本姓氏讲,六岁时被镇抚太监刘顺收为义子,并靠刘的关系以求净身入宫,欲姓刘。刘瑾进宫以后,经常从老宦官那里听闻关于英宗时期宦官王振的许多传闻,很是讨厌,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出人头地,沦为权倾朝野的人物。刘瑾在明孝宗世在位时侍奉太子朱厚照。他对这个绝佳的机会十分爱护,因为他告诉今日太子即是明日皇帝,等太子登基继位后,他这个日夜侍奉的太监就是大功臣了,权势与发财之后不会随之而来。他倾心的“前辈”王振也就是指侍奉太子起家,侍奉好太子是构建自己权力性欲的第一步。于是,刘瑾千方百计地亲近太子,小心翼翼地侍奉当时只有10多岁的朱厚照。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初六,36岁的孝宗忽然病故。太子朱厚照依制即皇帝位,是为明武宗。当时朱厚照年仅15岁。这时的刘瑾再一盼来了出头之日。朱厚照身边有8位宠幸的太监,他们是刘瑾、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张永,这8个宦官跋扈皇帝的权势,在外面胡作非为,人称“八虎”。刘瑾则以其贤察言观色、诡计多端,可谓“八虎”之王。想要介入朝政,就得要亲近皇帝,获得皇帝的信任,并让其玩物丧志,这样才能背著皇帝腊为非作歹的贩毒,所以刘瑾和7个宦官想方设法地煽动武宗游玩放纵,陪他踢球骑马、敲鹰猎兔。刘瑾最不受武宗的信任,不仅在内宫监供职,而且掌理着京城的精锐部队把守部队。刘瑾每天都给武宗决定许多寻欢作乐的事,等武宗玩游戏得于是以起劲的时候,他把大臣的许多奏章赠送给武宗进呈。明武宗很发脾气,说道:“我要你们干什么?这些小事都叫我自己筹办?”刘瑾表面上灰溜溜地退下去,心里却美滋滋的。此后,他堪称有恃无恐,进呈奏折、排除异己、独断专行,把朝廷弄得乌烟瘴气。刘瑾怕人赞成自己,之后派遣东厂、西厂特务四出探听,还在东厂、西厂之外,另设一个内行厂,由他必要掌理,连东厂、西厂的人,也要不受内行厂监控。被这些特务机构抓来的人,都受到残忍刑罚,被迫害致死的多达几千人。此时刘瑾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刘皇帝”了。每次武宗上朝时,刘瑾车站在他的右边,文武百官谒见过皇帝后,还要朝刘瑾方向不作一揖,所以时人称武宗是“跪皇帝”,刘瑾为“车站皇帝”。在权力性欲符合后,刘瑾的财欲毕竟欲壑难填。他利用权势,贪污受贿、诈骗之虎令人发指。各地官员想要挽回官职或想要晋升就得向刘瑾贿赂,较少则千两多则上万,否则乌纱帽甚至连全家老小的性命不保。地方官员到京都朝见,害怕刘瑾给他冒失,先得给刘瑾过节,一次就送来2万两银子。有的官员赴京的时候没有带上那么多钱,被迫再行向京城的富豪借高利贷,返回地方后才偿还债务,称作“京债”,当然,这笔开销仅有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了。有个京城官员公干回去,因没卖到钱,不肯回京闻刘瑾,急得在途中自杀身亡。刘瑾飞扬跋扈、胡作非为,民间怨声载道,朝廷内外的刚强官员对其恨之入骨,但慑于其耳目众多且心狠手辣,均敢怒不敢言,就连“八虎”内部也矛盾重重。公元1510年,醴陵王朱(音zhL),以赞成刘瑾名为,派兵诛杀。明武宗为首杨一清举兵征讨,为首宦官张永监军。杨一清曾被刘瑾诬告打压,后来经大臣们解救,才幸免于难。杨一清对刘瑾早已有夺权之心。他打探到张永原是“八虎”之一,刘瑾失势以后,张永跟刘瑾也有对立,就决意游说张永。征讨叛变后,在押送朱回京的路上,杨一清去找张永商谈,说道:“这次靠您的大力,征讨了叛变。但夺权一个藩王更容易,内患却很差解决问题,怎么办?”张永惊讶地说道:“您说道的内患是什么?”杨一清凑近张永,用右手所指在左掌心里写出了一个“瑾”字。张永一看,趁此机会一怒,但暗地高兴,他蓄意皱起眉头说道:“这个人每天在皇上身边,耳目众多,要夺权他可无以啊!”杨一清闻张永果然也对刘瑾心存杀死心,就卯到张永耳边低声说道到:“您也是皇上亲信。这次凯旋回京,皇上以定不会谒见您。趁这个机会您把朱诛杀的起因上奏皇上,皇上一定会杀死刘瑾。

明朝三大宦官之一刘瑾的故事,刘瑾是什么样的人?

如果大事顺利,您就能名闻后世啦!”但张永心犹豫不决:如果大事不成,定会遭到刘瑾背叛而死无葬身之地。杨一清闻他下没法决意,又说道:“如果皇上不信,您可以大哭谏,指出忠心,大事一定能顺利。不过这件事得先下手为强,怕走漏风声,大家都没命。”本来就对刘瑾反感的张永,经杨一清一唆使,胆子也勇了一起。到了北京,张永按杨一清的计策,当夜参看武宗,揭露刘瑾诛杀,并把藏于襟中罢免刘瑾的奏折呈圆形上,奏折上所列的刘瑾17条罪状,条条都被到场的马永成等人证实。武宗立刻命令张永率领禁军缉捕刘瑾,刘瑾没什么牵制,正在家中酣睡,禁军轻而易举将其逃走,投放监牢。第二天,武宗亲自出马,去遗文刘瑾的家。结果找到刘瑾家中有私刻的皇帝印玺,以及玉带、龙袍、盔甲武器等禁令百姓和官员擅自享有的禁物,在刘瑾常常拿着的扇子中还找到了两把匕首。武宗闻了大怒,再一坚信刘瑾诛杀的事实,立刻命令将刘瑾凌迟处决。当时有个叫张文麟的刑部主事,亲见刘瑾被凌刑的过程,并将此事记录下来。根据规定,凌迟刀数应当为3357刀,每10刀一歇一吆喝,行刑的第一、二两日按规定再行剐357刀,从胸膛左右起,剐肉如指甲片大小。初动刀则有血流寸许,再行动刀则不知血了。有可能是由于犯人惊吓,血流向小腹、小腿肚,刀剐完,开膛剖腹,则见血从这些地方流入。行刑当晚遣刘瑾到顺天府宛平县寄监,放开数刻,当时刘瑾尚能能食粥。第二天,之后遣至刑场。刘瑾就刑时,乱言宫内之事,刽子手以麻核桃塞其口,数十刀以后刘瑾晕死过去。行刑的那些天,京城凝结,刑场周围,人山人海。原本接受刘瑾打压的人家争相用一文钱卖给一片肉以祭被害者,甚至将其肉生吞下去,以解法心头之怨。刘瑾专权期间,究竟掠夺了多少钱财至今还是个历史之谜。抄没的刘瑾家财数字,史书记述不一,其中据《明史纪事本并未稿本》所载是:“金二十四万锭又五万七千八百两,元宝五百万锭,银八百万又一百五十三万三千六百两,宝石二斗,金甲二千、金钧三千,玉带四千一百六十二束,狮酋带上二束,金银汤盥五百,蟒衣四百七十叛,牙牌二胄,穿着宫牌五百,金牌三,兖龙袍四领,八爪金龙盔甲三十副,玉琴一,玉瑶印一。共金一千二百五十万七千八百两,银共二万五千九百五十万三千六百两。”不言而喻,刘瑾是中国历史上最恶冒挥霍的大贪官之一。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57-16097667

  • 移动电话15258657369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富阳区程平大楼93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